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旅游规划 > 规划设计人物

乔纳森·伊夫

乔纳森·伊夫

 乔纳森·伊夫是一位工业设计师,现任Apple公司设计师兼资深副总裁,英国爵士。他曾参与设计了iPod,iMac,iPhone,iPad等众多苹果产品。除了乔布斯,他是对苹果那些著名的产品最有影响力的人。

人物生平编辑
童年
 
1967年,乔纳森出生在伦敦,由他父亲抚养他,受到了父亲很大的影响。[2] 
乔纳森的童年生活环境轻松,家境一般。他的父亲迈克尔·约翰·伊夫(Michael John Ive)是个银器匠,母亲帕米拉·玛丽·艾夫(Pamela Mary Ive)是一名心理医生。他的父母在大儿子出生两年后,又迎来了他们的第二个孩子,这次是个女儿,他们为她取名为艾莉森(Alison)。[2] 
后来,乔纳森去辛福特基金会学校上学,成了著名足球明星大卫·贝克汉姆的校友(贝克汉姆比乔纳森晚8年入学)。[2] 
大学生活
 
在进入大学后,乔纳森按照承诺来到了赞助者的公
乔纳森早年设计作品
乔纳森早年设计作品 (4张)
 司实习,并且设计出了一款新型钢笔。在设计这款钢笔的时候,乔纳森选择将重心集中于钢笔的“消遣功能”。他观察到人们总是爱摆弄他们手中的钢笔,因此决定为钢笔使用者们设计另一种功能,让他们在不写字的时候能够摆弄钢笔来消遣。他很聪明地在钢笔顶端添加了一种由圆球和夹子组成的装置,专门供使用者无聊时消遣。这个“消遣功能”在某些人看来或许没什么特别的,但是,把圆球和夹子结合在一起的装置却让这款钢笔成为一款非常独特的产品。(他后来在苹果公司的许多设计都有一些控键或是其他能够支持触摸的元素)[2] 
在泰晤士报采访乔纳森时,他坦言自己最不擅长的就是数学。[3] 
结缘
 
乔纳森发现了他的另一个挚爱:苹果公司。
在他的校园生活里,自始至终都没展现出对于电脑的任何兴趣。他坚信自己在科技方面是一窍不通的,他觉得十分沮丧,因为很显然电脑正在生活的各个领域显示出它的重要性,而且这个趋势有着十足的动力。最终,在校园生活接近尾声的时候,乔纳森与苹果公司结缘了。
一开始,乔纳森感到非常震惊,使用苹果电脑比他尝试过的任何一件事情都要容易。这台机器的设计者为了调整用户体验所做出的努力深深地影响了他;他感觉立刻就和这台机器产生了关联,而且更重要的是和这个企业的灵魂产生了关联。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产品的人性化。“那真是个戏剧性的时刻,清清楚楚地印在我脑海里。”他说。[2] 
加入苹果
 
1992年他到了加利福尼亚完成了他的梦想之一,成了一名苹果顾问。 由于接到一份计划:来辅助开发的苹果笔记本电脑——让用户使用起来容易方便,且美观大方。这促使他为苹果公司设计了一系列的新的型号。并且逐渐成为了对苹果那些著名的产品最有影响力的人。[4] 
幸存者
 
一切从1997年开始。那一年,乔布斯回归苹果,并
iMac
iMac
且拿回了统治权。乔布斯迅速开始重整公司。“不过,在最初的混乱中,乔纳森.伊夫差点无法幸存下来。”
当时,乔布斯大刀阔斧地将苹果60多个产品削减到只剩4个,并在全世界奔走以寻求一位真正的超级设计明星。他曾经向IBMThinkpad的设计师萨帕,以及几位卓越的建筑师、汽车设计师发出过邀请。[5] 
但当乔纳森.伊夫的简历被重新从灰尘中翻出来后,乔布斯意识到他已经找到了他想要的人。“他就在苹果内部。”当时已经打点好行囊,拿着辞退金准备离开的乔纳森.伊夫就这样被留了下来。[4] 
苹果诸多著名产品——iPhone5s、iPhone6、Apple Watch等均由乔纳森带领的设计团队操刀,而苹果新品介绍视频不可缺少的,总是乔纳森温和、淡定的英国腔调。
新iMac
 
当时,乔布斯决心改变家用电脑呆板、无趣的形象。“能不能创造一个深蓝色半透明的外壳呢?” 乔纳森马上想到。这显然并非易事,有竞争对手后来说:“我们曾经也想设计半透明的外壳,以增加我们的销量,但这在技术上根本无法做到。”那时,为了寻找合适的外壳,乔纳森.伊夫和他的助手跑到一家糖果厂研究胶质软糖。他们和亚洲制造商一起花了几个月研究批量生产 iMac 的熟练工艺。设计小组甚至力争重新设计内部电子元件和线路,以保证透过外壳让它们看上去很好看。[4] 
这对乔布斯、乔纳森和苹果来说都是很大的风险,因为这将让生产成本急速上升。有人估算过,当时苹果在每台电脑外壳上的花费高达65美元,而行业平均水平可能只有20美元。
2001年,苹果推出第一台钛合金制作的电脑。此后,乔纳森让其助手偷偷将价值不菲的电脑运到旧金山的仓库,在远离苹果本部的那里建立设计工作室。他们在那儿工作了6个月,通过无数次制作模型完成了基本设计,然后他们前往亚洲,与精密元件生产商一起工作。就这样,第一台湛蓝透明的iMac诞生了。此后,从iPod、iPhone到iPad,乔纳森和他的团队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传奇。[4] 
设计iPad
 
“iPad2之年”
2011年3月3日,iPad 2终于在旧金山亮相了。这一次,苹果再次颠倒众生。发布会一改往日纯白纯黑的风格,外墙五彩斑斓。iPad 2薄了许多,更有黑白两色可选,其六大改进点引得无数果粉翘首以盼。
iPad2
iPad2
和往常一样,主导iPad2设计的苹果首席设计师乔纳森.伊夫并未登场亮相。病休中的苹果公司CEO乔布斯意外亮相,揭开iPad2的神秘面纱。乔布斯还自信地表示:“2010年是iPad之年,2011年将是iPad2之年。”
设计iPad的乔纳森.伊夫曾表示:“iPad不仅是一款获取媒体内容的炫酷工具,同时也在探索一条计算领域的未来之路。”iPad的野心是将笔记本缩小,将智能手机拉大,从而将二者进行融合。如今,随着iPad 2的发布,苹果又在这条路上前进了一步。[4] 
2011年3月,乔布斯在iPad 2发布会上介绍苹果最新业务进展时透露:“苹果最近出货了第1亿部iPhone手机”。而苹果公司财报数据显示,自从2010年1月27发布iPad以来,4月6日首日销量30万部,80天共销售300万台。第三季度财年净利润32.5亿美元。
著名工业设计师阿米特说:“苹果伟大的贡献,在于它证明你能通过贩卖情感而成为亿万富翁,证明设计也是一种有效的商业模式。”[2] 
个人理念编辑
对外界而言,乔纳森.伊夫更像是苹果的一个秘密武器。乔纳森.伊夫和他的团队很少参加行业盛事或者颁奖典礼,乔纳森本人也很少现身硅谷的社交场合。在苹果公
在苹果设计的作品
在苹果设计的作品 (7张)
 司总部里,乔纳森伊夫和他团队的办公室,是不允许普通员工进入的。
在公众场合,乔纳森总是谦逊少言,但他的同事们却表示:“如果苹果是一种宗教,那乔纳森的设计团队,仿佛是一个更狂热的宗教。”
事实上,这并不是一个庞大的宗教团体——乔纳森的设计团队一共只有十几个人,但是他们的运作极其高效。乔纳森.伊夫甚至表示:“苹果的很多产品,都是我们的设计团队窝在工作室狭小的厨房里,吃比萨时构想出来的。”[2] 
苹果的价值
“苹果不只是为了赚钱”
2010年4月,当《时代》杂志记者斯蒂芬去苹果总部试用iPad时,还是满腹狐疑——“看起来,它不过是个大号的iPhone,或者iPod Touch罢了。”
一见到乔纳森.伊夫,斯蒂芬便提出了一个不客气的问题,“iPad在功能上有缺失吗?”一直以来,外界总认为iPad功能太弱、自命不凡、太过艺术。
结果,后者的态度很坦然:“很多时候,我们正因为那些不存在的东西而感到骄傲。对于我们来说,重点就是完善再完善,直到用户和同他们互动的内容之间没有障碍为止。”
接下来,斯蒂芬发现,iPad确实能够运行很多任务——它能够如你所愿运行日程、发邮件、浏览网页和玩游戏。但当斯蒂芬将它握在手中时,斯蒂芬并没有感觉到这是一件“工具”。iPad的用户体验,就如同人与人,或者人与动物之间的关系那样自然。
后来,在面对乔布斯时,斯蒂芬又忍不住问了这个问题,“我看到的苹果,总是站在两块路牌前,一块上面写着文艺,而另外一块则是技术。那么在这个路口上,是不是还有一条道路名为商业?”
“当然,我们的所作所为已经包含了商业的味道,”乔布斯承认,“但它从来都不是出发点。我们的出发点是产品以及用户体验。”
Jobs和Ive
Jobs和Ive
毫无疑问,乔布斯本人是苹果在创新方面最独一无二的利器。为了检查用于建造苹果第一个曼哈顿零售店的大理石的纹路,乔布斯坚持将从意大利运来的大理石先送到加州,让他过目。
而在这一点上,乔纳森伊夫比乔布斯更甚。在其他地方的设计师都必须和低成本不断做斗争时,乔纳森却对外界表示:“苹果设计的东西,主张证明一种存在的价值,而不只是为了赚钱。”
乔纳森伊夫团队中的大部人住在旧金山,传言他们的起薪是20万美元左右,高出行业平均水平50%。他们在一个大的开放工作室中一起工作,但是拥有私人空间和绝对的隐私。
在工作室里,乔纳森.伊夫拥有一个庞大的音响系统用于播放音乐。乔纳森.伊夫将设计资金几乎全部投入到制作艺术品般的模型上,他的设计流程高度重复——制造一个又一个模型以将新的理念具象化。
“我无法想象,能够不制造(物理原型)就进行设计,”乔纳森说,“我热爱制造产品原型。从创意到原型,我们的运转流程非常流畅。我只是喜欢制作东西。”
不过,乔纳森的苹果团队,并不像其他公司那样只是一个聚集创造力的设计圈子。他们与工程师、市场营销人员甚至远在亚洲的外围制造商,都有密切的接触。他们不只是单纯的造型设计师,还是使用新材料和革新生产流程的领导者。
乔纳森的设计小组能想出办法在iPod白色或黑色的内核上,覆盖一层透明的塑料以增加材质的纵深感,却仍旧能在很短时间内将每个零件组装起来。“苹果对大大小小各个方面都进行创新,如果不能达到他们想要的结果,他们就继续创新,它是唯一这样做的技术公司。”斯蒂芬表示。
斯蒂芬还发现,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大多数IT企业都将注意力集中在如何降低成本上,而苹果则始终热衷于它的设计游戏。
在亮相时,乔布斯不忘提醒竞争对手,不要把平板电脑当作下一个PC市场。“平板电脑是后PC时代的设备,要比PC更容易使用,更依赖用户的直觉。”
“平板电脑市场只靠技术远远不够,我们需要把技术与艺术和人文结合起来,需要软硬件的结合。”乔布斯说。而这显然和乔纳森的观点不谋而合。事实上,他们两个差不多过着同样的生活。尽管拥有盛名和巨额财富,他们都非常注意保护自己的隐私。
至今,乔纳森和妻子都住在一个没有“一丝炫耀与浮夸”的房子里。他没有度假别墅,也很少出现在社交和商业场合。和乔布斯一样,乔纳森着装简洁,经年不变:总是穿运动鞋、T恤衫和三宅一生的圆领毛衣,头发剪得极短。这不是为了戏剧效果,和乔布斯一样,乔纳森也非常喜欢这种随意的风格。[6] 
精益求精,创意无限
东方有句谚语叫做“精益求精”,这句话对乔纳森·艾维而言再熟悉不过了。当年艾维为了设计出世界上最轻薄的笔记本电脑,甚至不辞辛劳地乘了14个小时的飞机,专程到日本去拜访一位铸剑大师,从中来寻找灵感。
从此以后,我们会经常看到这位光头肌肉男,穿着招牌的T恤衫和牛仔裤,为了苹果的发展而昼伏夜出地忙碌着。在2011年3月,苹果成功地推出了新一代的 iPad 2,它比iPad轻了近0.2磅,从中我们不难看出艾维对于“精益求精”的认识——那就是通过不断地打磨完善,让新产品更加的轻薄而同时又更加的高效。[7] 
乔纳森的工作室
乔纳森的工作室位于Infinite Loop 2的一楼,占了很大一片区域,里面的每一件家具都根据工作室的要求定做的。为了保密,沿着建筑物底部设计了一道磨砂玻璃墙,防止别人偷窥。
乔纳森的办公室正对着工作室的入口,被12英尺高、12英尺宽的玻璃围着,这也是工作室里唯一的私人办公室。办公室的墙壁和带有不锈钢配件的玻璃组成,和Apple Store的一致。办公室里除了一些架子,就是裸露的白墙,墙上没有任何装饰,只有一桌、一椅、一台灯而已。这样的装饰,符合乔纳森“简化”的设计思想。
乔纳森的椅子,由英国办公用品制造商Hille所生产的Supporto。乔纳森喜欢这把椅子,他将之视为设计界的杰作。不光自己办公室使用,而且将Supporto的办公椅布满苹果位于Cupertino的设计中心。Ive钟爱Supporto椅有他的理由,优雅,简约,实用,经典这几个词应该可以很好地用来形容Supporto椅的设计特点,这也正是ive追求的设计风格。
至于桌子,则是由他的好友马克·纽瑟姆专门定做。桌子上只放了一部17寸的MacBook还有几只绘图用的彩色铅笔,摆放得整整齐齐。他从不使用外接显示器和周边设备。[4] 
从乔纳森办公室出来,就能看到放满各式产品原型机的展台,由4张大木桌组成,无论何时,模型们被一块黑布遮盖着。这里也是乔布斯走访工作室最喜欢呆的地方。
除了私人办公和展台,工作室还有一个大型的CAD工作室和机工车间。在CAD工作室里,大约有15名CAD操作员。机工车间在工作室最深处,内部被玻璃墙分隔为三个小车间,车间前方有一部大型的数控铣床。
而在工作室的左侧,有一条通道,通往设计师的办公区,五张办公桌沿着玻璃墙排成一排,相互之间由低矮的隔板隔开。这个区域凌乱不堪,有各种各样的东西。由于空间宽敞,有的人会在里面玩滑板,甚至踢足球。[8] 
个人生活编辑
家庭生活
 
他与妻子在1987年8月份进行了婚姻登记,当时他还是大学二年级的学生,新娘是他青梅竹马的挚爱希瑟·佩格。希瑟是当地学校一位督学的女儿,在沃尔顿高中时比乔纳森低一年级,但他们是在怀尔德伍德基督徒团体里认识的。他们在斯坦福结婚,随后两个儿子出生了:查理和亨利。[2]  除了设计,他和身为历史学家的妻子,“最喜欢一起呆在家里。”
梦想
 
在他的中学同学心目中,乔纳森总是一个胖乎乎的黑发、普通的少年。他当年的梦想有两个,要么成为一个英式橄榄球运动员,要么成为一个失意的音乐人。
年轻时
年轻时
他的学长克里斯·金伯利(Chris Kimberley)回忆道:“伊夫是个罗格·沃特斯(Roger Waters)的粉丝。他在一个叫‘白色酒馆’(Whiteraven)的乐队里当鼓手,他们经常在一座福音派教堂里练习摇滚乐。”
而当年学校橄榄球队的队长阿兰·桑德拉斯(Alan Saunders)则表示:“他是个温和的大个子。他非常谦逊,但是又有不小的潜力,同时非常负责任。他每次都勇往直前,从来不退缩。”[2] 
乔纳森本来是在伦敦的中心圣马丁艺术学校就读汽车设计的,不过稍后他转学去了纽卡斯尔理工大学的工业设计专业。[7] 
外界评价编辑
去年年底,《财富》杂志把乔纳森.伊夫评选为世界上最聪明的设计师:“每个漫步在纽约市现代艺术博物馆或巴黎蓬皮杜国家艺术中心的人,都会看到他早期的代表产品。但与大多数博物馆里的创新家不同,伊夫能够将他的智慧融入设计中,并为大众所喜爱——包括他那要求严苛的老板。他的确非常聪明。”最重要的一点还在于:“乔纳森.伊夫不仅为苹果公司,而且给更广阔的设计界设定了方向。”[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