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旅游规划 > 规划设计人物

路易吉·克拉尼

路易吉·克拉尼

 路易吉·克拉尼出生于德国柏林,早年在柏林学习雕塑,后到巴黎学习空气动力学,1953年在美国加州负责新材料项目。这样的经历使他的设计具有空气动力学和仿生学的特点,表现出强烈的造型意识。当时的德国设计界努力推进以系统论和逻辑优先论为基础的理性设计,而克拉尼则试图跳出功能主义圈子,希望通过更自由的造型来增加趣味性,他设计了大量造型极为夸张的作品,被称为“设计怪杰”,并逐步成为世界著名的设计大师。他认为他的灵感都来自于自然:“我所做的无非是模仿自然界向我们揭示的种种真实”

克拉尼还被誉为曲线大师,他说:“地球是圆的,所有的星际物体都是圆的,而且在圆形或椭圆形的轨道上运动,甚至连我们自身也是从圆形的物种细胞中繁衍出来的,我又为什么要加入把一切都变的有棱有角的人们的行列呢?我将追随伽利略的信条:我的世界也是圆的。” 克拉尼提出“地球是圆的,我的世界也是圆的”, 克拉尼的"流线型概念"奠定了工业设计领域中的地位。
早在50年代,他就为多家公司设计跑车和汽艇,其中包括世界上第一辆单体构造的跑车BMW700(1959)。克拉尼用他极富想象力的创作手法设计了大量的运输工具、日常用品和家用电器,包括美国航天飞机、宝马、奔驰、法拉利汽车以及上海崇明岛生态科技城等设计工作,被国际设计界公认为“21世纪的达·芬奇”。他设计了大量造型极为夸张的作品,希望通过更自由的设计实现想象中的形态,故被称为“设计怪杰”。
人物生平编辑
路易吉·克拉尼
路易吉·克拉尼 (3张)
1928年8月2日路易吉·克拉尼出生于德国柏林,由于年幼时家庭贫困,无钱购买玩具,他便自己制造玩具,由此造就善于设计的能力。
1946年,他就读于柏林美术学院。
1949至1952年,他就读于巴黎的索邦大学,学习空气动力学、雕塑和绘画。
1952年作为气体动力学专家受聘前往加利福尼亚道格拉斯飞机公司参加高速技术研究。
1953年,他在美国加州道格拉斯飞机公司从事飞机材料研究工作。一年后返回德国。
20世纪50年代,路易吉·克拉尼为多家公司设计跑车和汽艇,1954年,他设计的“菲亚特1100tv”汽车在1954年日内瓦举办的国际汽车设计大奖会上获奖,从此声名鹊起。
1959年,他设计了世界上第一辆单体构造的跑车BMW700。60年代,他将设计领域扩大到家具和家居用品,在此领域获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
1972年至1981年,他在靠近德国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北部城市明斯特的17世城堡开办“路易吉·克拉尼设计室”,累有杰作问世。
1992年 在德国为Vobis公司设计了世界上第一台有机计算机
1982年后,路易吉·克拉尼去了日本,为日本家庭用品制造商从事设计工作多年。
1986年,他在瑞士从事设计工作,科拉尼在瑞士的伯尔尼建立了欧亚设计中心。
1994年 蓬皮杜中心将科拉尼的作品作为该馆馆藏永久展品
20世纪90年代中期起,路易吉·克拉尼的活动转移到中国。在中国,他曾在多所大学教授设计。1995年以来长期在上海的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任教授。
2005 年 清华大学艺术学院工业设计系客席教授
2007 年 2月1 日 巴黎国际汽车协会颁发的世界最佳设计师奖,该奖以前只有Ferrari和 Fiat的主设计师才能得到。 7月 15日由美国设计界最高学府 Art Center College of Design Pasadena U.S.A授予最佳设计师奖
2008年,他在中国南部开设了一个设计工作室,为一个中国公司设计风力发电厂。
2010年10月21日,路易吉·克拉尼访问中国美院上海设计学院,为学生们展开一场主题为“我的世界是圆的”专题讲座。克拉尼先生以他毕生追求的“设计必须遵循自然规律原则”告诉人们他在设计生涯中一直遵循和倡导的理念,这位天才大师别开生面的讲座不仅赢得学生们的热烈欢呼,他所展示的惊世之作更是让人钦佩不已。[1] 
作品特点编辑
路易吉·克拉尼设计的作品
路易吉·克拉尼设计的作品
路易吉·克拉尼根据自己坚信的自然界法则,利用曲线发明独特的生态形状(Bio-form),并将它们广泛地应用于圆珠笔、时装、汽车、建筑和工艺品设计当中。作为20世纪最著名,同时也是最受争议的设计师之一,有人认为他离经叛道,也有人把他当作天才和圣人一样崇拜.然而克拉尼认为他的灵感都来自于自然:“我所做的无非是模仿自然界向我们揭示的种种真实。”
人物成就编辑
1959年:路易吉·克拉尼为宝马设计出世界上第一辆单体构造的跑车BMW700
1986年:路易吉·克拉尼为佳能公司设计的T90相机获得日本相机大奖
2001年:路易吉·克拉尼设计出一个形如巨鸟的“两翼机器人”,时而升起时而降下,为自己赢得了赞誉。[2] 
人物设计编辑
设计灵感
克拉尼:“从生活中的不完美中发现问题,然后设法用艺术的方式使其完美。我曾用过一个咖啡壶,觉得把柄太小,用起来不方便,便设计出一套流线型的把柄较大的咖啡壶。”
设计精神
克拉尼:“简单地说,就是以人为本。比如要设计一把椅子,就要符合人体的生理特点,要让坐在它上面的人感觉最舒服。”
设计理念
克拉尼:“地球是圆的,所有的星际物体都是圆的,而且在圆形或椭圆形的轨道上运作,甚至连我们自身也是从那个圆形的物种细胞中繁衍出来的。我将追随伽利略的信仰:我的世界也是圆的。”
人物语录编辑
中国媒体访谈发言
“作为一个地理面积如此小的区域,顺德对中国经济的贡献令我叹为观止。这两天在展会上看到那么多的设计产品,它们已经达到了一定的水准,从这个角度看,顺德工业设计的技术水平不可小觑。但我想说,这些产品要投放到世界市场上,很多方面还需进一步的提高。中国已经走过了一条漫长的仿制产品道路,现在,中国已经具备产品自主创新的经济实力了,那么中国的设计师们就要思考怎样利用好中国深厚的历史文化因素,把它们加入到工业设计理念中去,把产品做成有中国特色的国际化产品。”
“在全球化的背景之下,设计师设计出的产品要以全球性的目光来审视。
 中国的工业设计历史相对欧美来讲还比较短,但接下来的5年对于中国的年轻设计师们来说是十分关键的,政府和设计界的前辈们要帮助他们扩大眼界,利用中国深邃的文化历史和传统手工艺的优势,设计出全球化使用的高端产品,使现代设计工艺与技术完美结合。”
”自然界有几千几万年的演变过程,它是逐渐按需求和必然存在条件的前提下进化过来的,所以它演变成现在这样有它的道理。比如飞机,人类在100年左右才有飞机,而大自然已经有2亿年,所以它能演变到这个形态有它的必然道理,而我们人类最近一两百年才有工业的发展,才有各种技术的实现,我们必须要遵循大自然的规律,不去遵循的话太没有道理了。“
”中国的设计有如下问题:我们讲汽车是工业设计,欧美的工业设计如汽车设计已经到了一定的程度,他们已经遇到瓶颈并意识到错误,这样大豪华、大排量的汽车再设计下去已经不符合我们的生态发展,西方已经意识到他们的错误,他们正在改进,要做到环保、小排量、小型的、轻的,要做到健康。而中国还是在模仿、盲目,还是需要不计其量的豪华车、大车、长车,你看北京的堵车就很严重,他们有点在盲目的模仿西方,却没有意识到已经走在错道上,而西方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并且不断地纠正,中国却没有及时刹车,还是跟在后面,跟到后面觉得自己遇到瓶颈走不下去再回头,这段路又白走了。我希望现在的年轻设计师能意识到这点,尽快掉头转方向,我到中国来的目的就是要帮助中国人避免再犯欧美这种错误。“
“我刚才讲的是汽车设计状况,其实这和整个工业设计都有相关,不光是汽车设计的瓶颈和盲目追捧西方设计技术和理念,在各个领域都有困难。年轻设计师们不知道自己在追求什么,有时候忘记了中国自己的文化渊源、中国人的聪慧,他们总会盲目认为西方的就是好的,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就永远跟在西方后面赶不上去,这不是我们想要的。”[2] 
汲取中国文化营养
克拉尼:“中国哲学讲究和谐,生态平衡就是和谐的表现,可以成为城市设计的一个基本点。在上海,我与中医谈过中国的经络学,穴位理论对我很有启发。我还考虑过,在进行城市细部规划时,尽可能依据人体穴位和经络走向,为其定位和命名。”
“我从中国文化中得到的东西要大于我给予这个国家的。中国文化是一笔宝贵的创意资源,我们都要予以敬重,中国人更要懂得珍惜。
 知道为什么中国人的设计不够大胆吗?就是因为不自信,不自信才胆小。而不自信的主要原因是很多设计者盲目追随西方,把西方的标准作为最高标准,结果部分地丧失主体意识。如果中国人能对自己的文化保持充分的自信和把握,就能设计出大胆、新奇、令世界惊讶的作品。深圳人追求时尚,而且人口平均年龄很年轻,这里给设计者带来肥沃的土壤。而在上海,人们追求奢侈,讲究穿戴,在奢侈品、服装设计和其他消费品设计上有优势;北京是中国政治和文化中心,人们追求宏大、高雅,因此在建筑设计、文化品设计上应该有所作为。”